众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人力挺特朗普,“通俄门”调查要结束了?没那么简单……

据外媒报道,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议员12日表示,没有证据显示特朗普团队在2016年大选期间与俄罗斯勾结,将结束长达一年的“通俄门”调查。但调查结果却遭到委员会内民主党人的强烈质疑。而围绕“通俄门”,两党之间又将展开一场博弈大戏。


核心分歧


众院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共和党众议员麦克·康纳韦(Mike Conaway)表示,在传讯了73名证人并获得近30万页的问询记录后,共和党人草拟了一份长达150页的报告。这份报告基本肯定了情报委一直以来对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判断,唯一的分歧在于普京是否帮助了特朗普赢得大选。

 

“结论是:俄罗斯人确实对我们的大选采取了干涉措施,且我们认为未来他们还会那么做,” 康纳韦说,“但我们无法得出与中情局相同的结论,他们(俄罗斯人)没有特意要帮助特朗普。”

 

康纳韦也承认,调查的确发现特朗普团队可能有一些“不当判断,以及不适当的会面”。2016年6月,特朗普竞选团队高级助理与一位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俄罗斯律师曾在特朗普大厦会面,此事一度受到各方审查。但科纳韦表示,并未发现双方勾结的证据,而是安排这场会面的组织者夸大了说辞,但俄方实际并未提供所谓的“帮助”。

 

然而,这一说法是否能被外界接受仍然存疑。曾在奥巴马任期内担任国家情报总监的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表示,有高度机密的情报显示,普京对2016年大选的两位候选人态度很不同,他对希拉里怀有敌意,但认为特朗普对俄罗斯更友好。“当我们对基本事实无法达成一致时,有人就会选择只活在自己创造的泡沫中,” 克拉珀说。


两党博弈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这一调查结果肯定让白宫方面感到满意,但势必会激怒委员会内的民主党议员。

 

众院情报委民主党人亚当·希夫(Adam Schiff)对此猛烈抨击,认为共和党人的行为是对白宫的“投降”,“作为众议院内唯一的特许调查机构,结束调查意味着共和党人将维护总统利益置于维护国家利益之前,历史会严厉评判他们的行为。”

 

一些民主党人还表示,还有很多证人等待传讯,且共和党人未能利用传讯获得有力证据。此外,尽管接受传讯的证人中包括库什纳、班农等多位特朗普“阵营”中的关键人物,但他们没有提供完整的证词,并回避了重要问题。

 

对此,康纳韦辩称情报委已动用调查所必需的一切途径,传讯民主党所要求的其他证人也只是白忙一场,“我们对传唤新的证人是否将给我们带来更多信息表示怀疑”。康纳韦还希望两党能在报告上共同协作,并在撰写最终报告时得到民主党人的反馈。但他没有透露报告将于何时向公众发布,在此之前情报委还需得到解密许可。

 

外界猜测,民主党人很可能会发布一份结论截然不同的报告,并要求开展其他调查途径。此前,民主党人一直希望调查特朗普的财务状况,但始终未被采纳。共和党人认为,两者间不存在必然联系,且有非法调查之嫌。

 

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德文·努内斯被迫退出调查,到共和党公布指责FBI滥用职权的机密备忘录,两党在“通俄门”问题上始终纷争不断。一些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是希望把调查拖到大选季。


尚未结束


消息发布的当晚,特朗普在推特上用大写英文字母转述了这一调查结果,“在14个月的深入调查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未发现特朗普团队在2016年大选期间与俄罗斯之间有勾结或共谋。”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通俄门”真的到此为止。在民主党人为多数的参议院,两大针对“通俄门”的调查机构——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都将继续调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正准备公布2016年6月特朗普大厦会面的采访记录。

 

不过,参院情报委主席理查德·伯尔(Richard Burr)的共和党议员身份也为调查的推进增添几分不确定性。伯尔近日向CNN表示,目前没有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勾结的实锤,也无法证实普京试图帮助特朗普赢得选举,“我听说过许多(所谓的‘通俄’证据),但我从未见过。”

 

与此同时,特检官米勒对特朗普团队也并未松懈,反而有意扩大调查范围。3月初,米勒及其团队着手调查黎巴嫩裔美国商人纳达尔,怀疑阿联酋在大选中可能通过政治献金支持特朗普上台,从而“购买”对美国的政治影响力。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来源地址:众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人力挺特朗普,“通俄门”调查要结束了?没那么简单……



图片

Contact ME